貓犭夠

鱼眠


打马走这嘈杂

一路洗过风尘


鱼晃荡在这人间

眠流离去那世俗


他要独自倚马 

览去朝夕枯荣

他要一人作伴

笑演一梦春秋


大醉一场   

泪过‪一时‬

醒来又是千万生


阿兹海默

风清云淡

草木青葱

这样漂亮的朝阳

是你忘记我那天的所有


亲吻你的灰发

乖别担心

我要为你抓住

那些逃走的碎片

我要将它捻碎

挥洒在你走过的每一个角落


时间轮回你的人生

光影淹没我的深情

同着孩子一般赤裸

陪你一同告别世事


我要做你的所有

就像你是我的一切



郑大仙

郑大仙这人俗,就想赚大钱。

赚了大钱,就宠她爸妈就跟她爸妈宠她一样,指啥买啥,走哪陪哪。

郑大仙要指着天地良心说,再没有像她爸她妈她奶她姑她全家人一样对她好的人啦。

《致XX 》


海浪如潮
思念将你推涌至我身旁
朝暮迭起
梦回把我掩埋去那深谷

白鸟为风鼓帆
游鱼与浪辗转
寻觅无他
是我们半生的盲途
守望如你
是我们孤独的等待

过去了的成了一个梦
远走高飞的成了一千人心中的痛

存在时得不到的是拥抱
告别时得不到的是生活

忘记你太难 想爱你太晚

做了个梦

one
秦始皇快完蛋了。
龙床上他咧嘴一笑,大手一挥。
我与五百余人先他一步,入陵陪葬。
走之前我掏光钱财,想着赤裸裸的去,财这东西,留给我妈,留给活着的人。
陪葬的什么人都有,他的妃嫔,他的侍卫,他的子民,我和朋友大概是他的子民吧?
我们一堆人站在陵前入口,脸上麻麻木木,看不清到底是个什么模样。
门开了,一切都是昏昏暗暗的,壁上幽黄的火光照得人恍惚,这陵殿修得真是帝皇的气势。
我们睡在一副漆木棺材里,然后静静等死,真的,是等着被饿死。
闭眼且不睡着的时间过得很慢,耳边只有火烛燃烧的声响。
可等死是件太漫长的事,特别是这件事并不是心中所愿。
所以大家又推开棺材板,游灵一般面色枯黄地开始寻生。
我坐在棺材上,不想耗力气做什么,肚子空空,只留下思考的精神。
从我这望向墓里,一个个旧色棺材整整齐齐的摆在这太大的墓中,我寻思,可能最深处那显眼贵气的棺材就是始皇的身后事了,这皇上就是皇上,棺材都生得这么霸气。
后来又过了一段时间,我也说不清是多久,这看不透白天黑夜,没人知道自己撑了多久。
我们亲戚来看我们了。大门就开了一点点,透进来的月光迷人得很,这让我有了点力气跑向我妈。
她抱着一堆吃的和钱,哭得没声没响,却戳得我心里好难受。
旁边的人们都这样,探望我们这些快没了人形的人。抑郁的气氛压得这陵更沉。
后来老师来了,一堆人求着她带我们走,把这辈子的希望都寄给了她,我在后面也嗤嗤地看着,想我妈。
再后来我出去了,抱着一大堆东西,我忘了挺多,应该就这一个人走出来了,我。
抱的什么东西呢,不知道,这玩意一直掉一直掉,我不停捡不停捡,累死了。

基督山

你好美,伯爵

房思琪

每一种写给所有人看的罪恶都是一种牺牲,他们去寻找,去承受,去经历,去撕开那些迫使人长大的日日夜夜。他们用最深切的笔调刻写黑暗,凭吊过去。

一闭上眼
你的一切都是我的喜欢的模样

✍🏿

《往者》
那树 垂垂而老
长长的枝桠 正在泪中低语
那园 荒然萋芜
咿哑的摇椅 正在风中颓然
我怅怅凝望
是什么 带走了我的思念
长河过往纷飞
我仿佛又在斑驳中看见
那道模糊的身影
静静躺在树下的摇椅
有光影 盛进她的笑纹
岁月 此刻静好
却也 转瞬即逝
时间的流沙 悄然消失在我指尖
连同远处的她
弥散在我梦回

为生者写诗
更为逝者写思